可能是長這麼大第一次差點趕不上飛機

今年春節,淺羽掙扎再三,還是預訂了年三十下午三點左右的飛機,原先計劃是一點出發,搭乘機場大巴大約四十分鐘,到達後還有一個小時左右可以辦理登機和託運手續,時間很充足又不需要太久等待。然而不知道時間都捐贈給誰了怎麼花掉了,實際出門已經是一點半了,即使到達機場巴士停靠站很快,也被告知只能搭乘兩點的巴士了。

由於事先已經辦理了網上值機並預留了座位,所以只要能趕上登機就不會有別的麻煩。一路上交通倒是很順暢,畢竟已經是年三十了,返鄉的人類們已經在家裏過完了除夕,準備年夜飯了。路上花費的時間和預計差不多,四十分鐘不到就到達了航站樓。國內的大機場,防爆檢查還是少不了的,等了一兩分鐘,通過之後直接找到航司的值機櫃檯,準備辦理託運並一併打印登機牌。然而櫃檯的人依舊不少,而且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於是趕緊找到急客櫃檯,加緊辦理手續。櫃檯的小哥哥問了淺羽是否有打印登機牌,然後查了一下航班狀態。這一查不要緊,他告知淺羽航班已經無法辦理託運了,並且已經開始登機 17 分鐘,只剩下 3 分鐘就關閉登機口了。於是淺羽急忙拿起證件、登機牌和行李箱,往急客安檢口奔去。

安檢口的隊伍雖然沒有像平時一樣蜿蜒曲折,但依然是一條長龍;急客安檢口倒是人不多,但有一家子五口人帶着六七個箱子、內含各種家當地過安檢。淺羽的行李倒是不多,但行李箱內有許多洗護用品和化妝品,無法確定能否登機,所以原本是計劃辦理託運的;既然已經無法託運,如果無法登機只能扔掉了。電腦、雨傘、相機、各種其他數位產品,淺羽大大小小居然也帶了十幾件,好在安檢並沒有出什麼問題,也沒有要求重新過機。至於各種液體,原則上是單件不超過 100ml、總量不超過 1000ml 就可以登機,因爲淺羽大部分帶的是小瓶裝,而且安檢的小姐姐可能沒有算總量,所以幾乎都順利過關,只有一瓶較大的身體乳無法攜帶。好在便宜,而且已經用了大半,所以當機立斷就留在安檢臺了。另外這次發現安檢小姐姐居然會打開牙膏、保溼水、手霜等所有液體和膏狀體,一樣樣嗅氣味,這樣倒真不如地鐵的液體測定機器看起來先進,或者找警犬更合適呢(笑)。

安檢期間,訂票預留的手機號碼接到一通電話,是登機口櫃檯打給淺羽確認是否能登機的。剛到安檢口時,小哥哥就打電話確認了一次;安檢的過程雖然順利,但也花了接近 10 分鐘,因此淺羽剛通過安檢、正在收拾東西時,又接到了確認電話。

安檢完畢之後第一件事情是確認登機口。其實在安檢等待的時候淺羽就確認過,但是因爲緊張所以又忘記了。安檢的時候需要取出很多行李單獨安檢,並且還需要脫外套。爲了不耽誤時間,淺羽在安檢完成之後把很多行李直接胡亂塞到了背包裏,好在本身行李不多、背包不滿,勉強也是塞下了。沒有人幫手,淺羽只能自己背着包、拉着行李箱、抱着衣服,死命地往登機口跑。中途正在確認登機口方向,突然有西裝革履的小哥哥問淺羽是否是趕航班的,並且讓淺羽左轉下電梯。這位小哥哥的聲音聽起來很耳熟,很有可能就是剛纔給淺羽打電話確認的那位。

下電梯之後,淺羽一看原本的登機口已經無人了,旁邊又有另一位小哥哥讓淺羽跟着地勤小姐姐走。小姐姐帶着淺羽反而走了旁邊的 VIP 登機口,並且上了擺渡車。由於是遠機位登機,所以擺渡車還需要再行駛五六分鐘;不過總算是上了車,那麼趕上航班是沒有問題了。在擺渡車上繞着機場,兜兜轉轉了大半圈,方才到達停機位;也正是這段時間,才能喘口氣、回想一下是否有行李在安檢的時候丟失。幸好當時淺羽雖然緊張,但沒有慌亂,起碼高價值的行李和證件都在。

到飛機上,找到座位、放完行李,空乘已經在做起飛前準備了。淺羽也才匆匆地發了幾條消息,然後調到飛航模式,重新收拾背包。之前淺羽經歷過最驚險的一次是小時候坐火車,當時到達深圳的火車線路少,大部分車要從廣州中轉;而從深圳去往廣州,最快捷的方法則是坐長途汽車。然而廣深之間的公路本來流量就大,那一次的長途汽車在路上塞車塞了一個多小時,也就晚到了一個多小時。所幸到達火車站準備改簽的時候,淺羽赫然發現公告牌上顯示淺羽搭乘的班次還在檢票——原來是火車也晚點了。

但如果只算飛機,雖然淺羽也有數十次搭乘經驗了,但長這麼大還真是第一次險些錯過飛機。回想一下這次的教訓,大致有:

  • 根據實際經驗提前規劃時間,留出 1~2hrs 的空餘時間;
  • 乘機當天一定要密切注意時間(也就是今次所犯的最大錯誤);
  • 有託運行李的一定還要提前(尤其是爲了防止遠機位的情況);
  • 行李的打包做到緊湊但不滿漲,保持模塊化(安檢之後可以快速整理);
  • 乘坐班次開始登機後一切都可以走急客通道。
  • 飛機起飛很順利,雖然沒有 ACI 可以看,但是有劃傷了一道又被磕掉漆了一角的 WH-1000XM3、New 3DS LL 和 Kobo Aura HD 的陪伴,旅途終於可以更高質量而且不再無聊。

另外順帶說一下新的 ThinkPad X1 Carbon 6th Gen 的一些表現。由於這臺筆電是淺羽手上最輕的電腦,因此收拾行李的時候就把這臺塞進背包了,而電源適配器和擴展塢則是和其他電源一起放到了行李箱,整體出行還是比較方便的。X1 Carbon 由於是 14 吋的配置,所以放在經濟艙的小桌板內還是略有些侷促,如果大量打字的時候習慣把爪子放在掌托的,可能會導致電腦翹起來,但不至於摔下去。這其中當然始於 ThinkPad X1 Carbon 5th Gen 的窄邊框設計有很大功勞,相信前代就無法輕鬆做到。另外,傳統的 12.5 吋配置的 ThinkPad X 系列應該會更加遊刃有餘,但是考慮到熒幕尺寸較小並且機身較厚,綜合下來實際體驗如何就很不好說。

這篇文章就是在飛機上用 ThinkPad X1 Carbon 6th Gen 寫下的

續航的表現上,X1 Carbon 作爲 ThinkPad 家族一個方向的旗艦,在運行 Fedora 29 時,使用 Firefox 和 Atom 一小時後大約消耗了 10% 的電量。這期間淺羽並沒有開啓鍵盤背光燈,但熒幕背光保持在 60% 左右的亮度,表現可圈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