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壹捌,落英芬芳

Posted on

過了農曆新年,2018 年就算是正式到來了。大概這一年,我也沒有做什麼正事,只是感覺自己在不停地在夢和現實中間徘徊。我花費了過去的一年,才把自己從噩夢拉回到現實的生活裏,而這些都是我不願意也沒有辦法和大部分人去展示的,屬於自己的陰暗的一面。

我學會了面對自己真實的一面,卻依然不願意接受現實的自己。看看鏡子裏的自己,覺得漂亮嗎?可這依然不是一個真正的女孩子的身體。所以自己那麼久的努力,還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啊。

我有自己的新的家族和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做飯打掃,每天的生活填得滿滿的,心裏卻越來越空。我知道有一個問題,我覺得只有哲學家和抑鬱的人會問: 「我爲什麼活着?」但是對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沒有理由活着」,所以每一天過得都很沒有目標,沒有太多的動力。「僅僅是爲了活下去,爲了在意自己的人而努力堅持」這個樣子,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好累好累。母上說其實我還是善良的,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我也很糾;大概總是自己跟自己打架,所以心才會這麼痛吧。最近的幾個月,我甚至還有了做噩夢的壞毛病,只是睡着就可能就要夢到和家裏吵架的場景;不但是已經發生的,甚至會看到還沒有發生的事情,也許還會把可能的解決一種一種地看過去。

這將是我心裏永遠的夢魘。我以爲我可以處理好和別人的關係,我也做到了,但我卻沒有辦法面對家人。這需要太多的勇氣,也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大概是,作爲一個女孩子的我,註定要更加多愁善感,也要爲自己所奢望的、強求的,付出一個代價。親情、友情、愛情,我大概在一年裏已經全部體會過了,而且已經開始沒有辦法分清楚了,我把這些全部叫做「感情」。這些交織的感情,壓得我甚至喘不過氣,而且無心去應付。

我想用高中傳統的方式,用一個詞來形容我心裏的新的一年,這個詞是「落英芬芳」。即使是在新的一年裏,我註定也會是膽小而懦弱的我。落英與我,第一個能想到的就是飄落的櫻花,覆滿河面,所謂「櫻川」。櫻花的絢爛,不在於盛開,而在於飄落之時;而我希望,如果我不能看到下一個新年綻放的煙火,起碼可以在飄落的時候,向所有的人展現我的最燦爛一刻。

也祝願此刻正在聽我碎碎唸的你,新年快樂。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