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順利的藥娘證二號證與坎坷的未來

從約四個月前考到藥娘證之後,本來淺羽已經對去找醫師開證明不是很感興趣了。不過,因爲已經滿足兩次間隔一個月以上的條件,加上去找劉燁醫師時因爲沒有假條,只能做各類檢查而不能拿到處方,所以就打算去考第二次,並且順帶開一張病假條。

持證上崗,開始兩年性別認同障礙觀察之旅

一直說要去北醫六院找叢老爺子聊一聊性別認同,但是當時窮得說不出話。等到決心去看的時候,叢老爺子卻在接診的時候被反社會患者送上了病牀。這一停診就是好幾個月,好在也不是沒有別的醫師可開出性別認同障礙的診斷。睡前無聊亂翻,發現唐宏宇醫師還有一個特需號,幾經糾結後,狠心花了 CNY 500 掛號。
(後面還有:問診、檢查結果、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