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果 Pro 2S 的美好與極致強迫症

錘子科技說起來是個很長很長的故事,但這個故事已經落下帷幕了。不過,過去的幾年,錘子還是留下了 Smartisan OS 這款個性鮮明的定製 Android,以及幾款同樣個性鮮明的手機。從最開始的 T1、T2 和 T3,到所謂的「恥辱」 M1 和 M1L,再到可謂收山之作的堅果 3、堅果 Pro 2S 和堅果 R1,雖然它們始終只是少數人的玩物,但依然都有自己的獨特亮眼之處。

不爲人知的「千元機」

提到「千元機」,大部分人類的第一反應不會有錘子。不過按照普遍兩千以內的價位來說,堅果 Pro 2S 是千元機不折不扣的一員。雖然 SD710 和 4GB/6GB RAM 搭配 eMMC 的標配並沒有什麼亮眼的地方,但已經完全不輸千元機的平均水平了。實際上在淺羽使用堅果 Pro 2S 的期間,雖然偶有卡頓的情況發生,但多數時間完全勝任聊天、瀏覽網路的功能。

方正的手機已經不多見了

相較於其他各家旗艦紛紛配備虹膜辨識、壓力感測等特殊硬體實現一些炫酷的功能,堅果 Pro 2S 的心思顯然都放在了外觀與設計上。碳黑色版依然堅持着錘子的「細紅線」設計,另外還提供了炫光紅、炫光藍和純白色的配色版本。淺羽一貫喜歡酒紅色系的手機,所以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炫光紅。堅果 Pro 2S 雖然依然是 Pro 2 傳承下來的雙面玻璃設計,但背面與同一時期的許多手機一樣,也設計了淺羽不太喜歡的炫光。同時側面也是同色的邊框,金屬邊框加上反光漆的質感同樣是淺羽不喜歡的。不過,轉到正面來,一塊完整的螢幕幾乎佔滿了正面。這塊 6 吋的 AMOLED 解析度是 1920×1080,賬面上也只是一個不功不過的水平;但是對比起「挖孔」、「水滴」乃至「瀏海」,一整塊的螢幕給到作為強迫症的淺羽的幸福感遠遠超過鼓吹所謂「屏佔比」。更別提堅果 Pro 2S 的螢幕比例其實相當高,上下邊框都只有約 3mm,並且都設置有元件,沒有白白浪費空間。

與小米類似處理的上邊框微縫

堅果 Pro 2S 不僅有「Almost 全面屏」,而且在正面的設計同樣也展示了一些「工匠精神」。正上方僅有一顆攝像頭,而靠近側框的位置則是內建了光感測器、接近感測器和聽筒的微縫。這樣的設計和小米 MIX 2 全陶瓷版如出一輒,但由於設計原因,加之配色不同,所以相比之下堅果 Pro 2S 的微縫隱藏得更好。當然加了貼膜自然還是露餡。螢幕下方看似沒有內容,其實仔細看有三個小金點,分別是返回、主頁和多工三個 Android 常見的虛擬按鍵,同時也可以在系統內調整順序

邊框下方則是居正中的 Type-C 接口以及兩側對稱的揚聲器打孔,不過實際只有右側是真實的揚聲器,左側只是爲了「極致對稱」的強迫症裝飾;頂部則非常乾淨,並沒有什麼 3.5mm 耳機口,僅有的小孔也只是降噪咪,並不是紅外。機身所有的物理鍵都佈置在的側面邊框無一例外地都是圓形的設計,配合金屬邊框和雙面玻璃,創造出了一種類似 iPhone 4/4S 的既視感。右側依序佈置了音量加減和電源鍵,左側則同堅果的 Pro 2 一樣放棄了堅持強迫症,只佈置了閃念膠囊按鍵。它同時配合配合其他按鍵可以有擷取螢幕之類的快速鍵。

堅果 Pro 2S 的背面第一眼看起來相當普通:整塊的玻璃,略微突起的鏡頭算是當下的標配;不過隱藏起來的第二鏡頭與 Logo 合二爲一的指紋辨識器則體現了錘子科技更多的巧思。辨識器的區域同樣是玻璃製成的圓形,但是面積上則比大部分背面指紋的手機更大不少,隨意就可以觸碰到;並且其上的錘子 Logo 是有不同的磨砂質感的,可謂匠心獨具,只是有時候會覺得摸到了灰塵一類的東西。

其實千元機的標準是什麼?淺羽以爲,好看、好用、好買就可以了。堅果 Pro 2 和 Pro 2S 兩款的外觀雖然沒有太多個性,但是足夠好看,辨識度也很高;Smartisan OS 遠談不上最好用的系統,但是總體還是保持着不錯的流暢度,並且還有閃念膠囊、TNT 等特色功能;可以在大部分的電商渠道輕易買到。加之不輸主流的硬體配置,這些已經足夠讓它成爲有亮點的千元機了。

如果要在硬體配備上挑什麼不足,淺羽還是認爲 NFC 的缺席略顯可惜。雖然錘子本身還沒有發展起支付、公交卡等服務,但是配備 NFC 硬體後配合 Android HCE 功能也可以使用許多應用程式的支付功能;同時對於淺羽來說,NFC 還大大方便了連接音箱、手機等。反觀上一代堅果 Pro 2,雖然只有最高配版本有配置 NFC,但總比沒有得選來得更好。另外最高配置也只有 6GB RAM 可選,雖然當然夠用,但如果有配備 8GB RAM 的版本對於喜歡多工的人類來說會更好。

「工匠精神」的 Smartisan OS

Smartisan OS 是錘子科技大力吹捧的一環,同時也是錘子科技最早期的產品。作爲手機的另外一個重要部分,Smartisan OS 頗爲「反潮流」地採用了擬物化的設計,整體基於 Android 的定製比較深刻,不止於一套「皮膚」,而是從系統的開關、動畫以及內建應用程式的設計上都非常擬物,並且在細節上也大幅着墨,令淺羽不禁聯想起經典 Mac OS X 和 iOS 6 的圖示;配合上類似 iPhone 4 的機身,倒也頗爲有趣。

不過,Smartisan OS 最吸引淺羽的部分,應該莫過於重繪圖示了。重繪過的圖示也和錘子自身的極致擬物化風格相匹配。每一個圖示基本是不規則的形狀,並且都不是簡單地更改形狀或者照本宣科,而是提取了應用最具代表性的吉祥物,再融入設計師對應用本身用途的理解。官方宣稱 Smartisan OS 的圖示重繪覆蓋了近千常用的應用程式,而根據淺羽的實際使用來說國內外的應用程式都有覆蓋到,並不只考慮的中國大陸的情況。不過應用程式真的需要很「常見」才可以,舉例說許多銀行的客戶端就沒有覆蓋到;這時候雖然可以求助於與內建的部分「通用圖示」,但相對專門重繪的圖示,它的效果連差強人意都算不上。另外,即使網路上有很多熱心人類貢獻了自己的重繪圖示,但 Smartisan OS 內並沒有方法可以使用自訂圖示,這樣的封閉性想必與羅老師對 Apple 的崇敬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對於擺放系統圖示作爲入口的啓動器,錘子也做了大刀闊斧的改造,預設啓動器儘可選擇九宮格或十六宮格排列。桌布和色彩主題都只能在內建的預設中組合,好在兩者的可選項都非常多。當然,牆紙功能在錘友的呼聲下已經加入了,而資料夾功能也是已經補上。不過,聽起來限制很多,但宮格的設定其實與 iPhone 及許多國產手機 UI 類似,並不會在使用上有太多障礙;外加 Smartisan OS 的宮格桌面其實質感滿滿,而解鎖時一個簡單的方格上下起伏的動畫令淺羽欲罷不能。預設的酒紅桌布和炫光紅色的堅果 Pro 2S 非常搭,以至於淺羽專門還基於它製作了一張 G Board 使用的背景圖。

G Board 換背景,原湯化原食

錘子科技主打的特色功能還有「閃念膠囊」、「一步」和「大爆炸」。非常可惜的是,由於淺羽對手機的語音功能侷限於使用 Google Assistant(及配套 Google Home)上,並且不會非常重度地使用手機產生文字或記錄想法,所以這些看起來能極大提升生產力的特色對於淺羽來說一個也用不上。偶爾用過幾次「閃念膠囊」,淺羽對於其語音辨識的準確度還是相當滿意的,並且搜尋入口提供了 Google、百度、必應等多項服務,也同時照顧了大陸和境外的用家。

雖然 Smartisan OS 在着力提升「生產力」,但在淺羽看來它更多的還是一個精雕細琢的 Android,時長較長而流暢的動畫也是這一點的體現之一。當然不足之處也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它缺乏對 Android 部分如 Widget 之類特性的尊重,幾乎不給用家使用的機會。好在就系統開放的功能而言,淺羽還沒有體會到什麼嚴重問題,並且配合 SD 710 也做到了基本流暢且發熱低。另外在雙卡 LTE 待機下,以淺羽極輕度使用狀態可以待機 3~4 天,不可謂不省電而令淺羽安心。

頗有特色的官方手機殼

作爲錘子科技的一貫特色,手機的週邊配件的可選款式比手機本身要豐富許多。雖然堅果 Pro 2S 已經沒有數十款可選的「文青手機殼」,但依然有配套的純色手機殼及「足跡」系列手機殼。爲了配合炫光紅色的堅果 Pro 2S 手機,淺羽選擇了一款酒紅色;另外因爲「足跡」系列「薛定諤誕生」手機殼。原因嘛,除了顏色門當戶對之外,當然是因爲手機殼上有一隻貓。

背後一隻貓的「薛定諤誕生」手機殼顯然更能在第一時間贏得淺羽的目光。手機殼本身是白色邊框搭配靛藍色的主色調,後背是滿滿磨砂手感,並且是全包設計,套上手機後可以讓後鏡頭的突出消失。作爲官方配件,手機殼的開孔非常精確,並且不會在大面積開孔處做長條開口設計。另外在後背的指紋辨識器處還設置了輕微下凹。不過,搭配炫光紅色手機總是有些奇怪,在大多數光線下彷彿是「紅配綠」的感覺。

貓咪太可愛,可惜紅綠配;兩抹紅色與其說是騷氣不如說詭異

無奈之下,淺羽只能搭配酒紅色純色保護殼。保護殼的顏色其實與堅果 Pro 2S 正面的酒紅差異不小,整體更偏向於鮮豔。但是它的手感與「足跡」系列保護殼截然不同,是較硬的仿皮紋路感覺,摸起來好極了!相比裸背和「足跡」系列保護殼,純色保護套有更好的防滑效果和更高級的視覺質感,對於不喜歡機背炫光效果的淺羽來說更是如獲至寶。

仿皮質感相當討淺羽喜歡

每個人類眼中的「美好」都不一樣

用千幾的價格換來相當平均的硬體和相對精緻硬體和軟體設計,值不值?也許現在更多的人類還是更加注重口碑、潮流和「特異功能」,但淺羽的答案是「堅果 Pro 2S 是值得這個價格的」。在手機市場已經過於大衆化的今天,能夠堅持自己的審美,堅持「擬物化」、「完整的螢幕」、「剛正的設計」,這種堅持本身就是「美好」的一種體現。堅果 Pro 2S 也有不少的缺點和遺憾,但它的存在也正是這樣一種堅持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