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印象:深圳

闊別深圳居然也已經好幾年了,雖然一直遠離,但從小有超過一半時間在深圳、另一半時間也在一河之隔的香港的淺羽,對這裏的感情當然很濃厚。即使深圳已經不能稱之爲家,但是一旦有機會,還是往深圳靠近,彷彿這樣可以找到什麼安慰或者寄託似的。其實這次回來,計劃的行程本來就短,所以只是約飯或者辦事情的時候順便路過,可以看看變化。不過,後來因爲和家裏吵架,居然意外有兩天晚上,可以慢慢地、好好地逛逛這座城市淺羽最熟悉、最愛的一小部分,也算是一點點開心和幸運的事情。

深業上城

最初的計劃是和 EX 去看《流浪地球》的,查了一下 IMAX 3D 都有點偏遠,不過倒是發現深業上城有一家有 IMAX 3D 的場次、時間合適而且還有不錯的座位。想想深業上城見了好些年了,正巧這次回來開業了,不如就去看看。電影如何網路上的評價很多了,不過除了看電影,淺羽還把深業上城已經開放的部分好好逛了幾圈。新開業的這裏,人流量尚不是很大,當然也可能是因爲過年期間深圳還沒什麼人;不過這樣就沒法解釋爲什麼電影院人滿爲患了。深業上城總體上就是一個建築很新、內飾比較現代的購物中心。如果要說特別之處的話,就是整個深業上城混合了地下建築、室內商場和高層商住,並且從三層開始還有非常大的室外空間,稱它是一個巨大的空中花園並不未過。由於地處筆架山和蓮花山之間,深業上城也設計了空中走廊以連接前兩者,規劃上很有想法。

三層露天廣場上的提示牌(指向通往筆架山的「筆架徑」)

既然到了深業上城,自然要順便參拜一下神社了。深業上城的 Sony Store 在二樓廣場的靠近馬路的一個大店面裏,它是深圳的第一家 Sony Store,從此深圳索粉免去了參拜廣州和香港神社的奔波之苦。淺羽進去大致轉了幾圈,整個店鋪雖然算不上大,還還是密密麻麻地擺出了 Sony 幾乎所有的消費數位產品線,大致分爲明星產品、音訊、影像、電視、遊戲幾個展區。當然淺羽並沒有打算在這裏消費,雖然 alpha 很贊、BRAVIA 很炫、WALKMAN 很靚、XPERIA 很敗家,但是淺羽的錢包顯然經不起他們任何一件的糟蹋。

Sony Store 的對面就是無印良品酒店了,據說也是深圳的第一家。有 MUJI Hotel,自然旁邊就帶了一家 MUJI,並且還是大陸少見的雙層豪華版。淺羽從小一直在用 MUJI 的凝膠水筆、美工刀、剪刀等各種文具,而且還挺喜歡無印的一些小零食,所以對無印良品也算是感情不淺,也就順帶轉了一圈、看看新品,順帶買兩筒薯條解饞。沒想到晚上因爲淺羽和 EX 都不能決定吃什麼,於是乾脆又回來嘗試了無印良品餐堂的簡餐;簡單來說,不值它的標價,但也算不上難吃,水準比較一般。

華強北步行街

後來跟老朋友約飯,飯後隨處走走。因爲原先淺羽和他都住在華強北附近,所以一旦說散步的話,首先還是考慮去華強北。經過五六年前建地鐵順便進行的一次大改造,華強北已經和淺羽小時候對它的印象大不相同。不過,相比 2016 年淺羽最後一次去時看到的模樣,現在的華強北步行街就沒有太多的變化,每一個街角、每一處門店大致都還是淺羽略有印象的樣子。

即使是年節還是一如既往地流光溢彩

華強北作爲深圳的一大商圈和旅遊景點,本身可說的太多、又沒有太多可說。這一次最有趣的事,在於在十多個地下商場和地鐵入口附近擺放的街頭鋼琴。所有路過的人類和貓咪,如果有興趣都可以去演奏;或者如果恰巧不怎麼熟悉鍵盤樂器,也可以上爪把玩。當然,公共的鋼琴也自然會有人類幼仔來玩耍,甚至可以見到六爪聯砸之勝景;不過也不乏有閒適的老人家,剛考完業餘等級的中學生,喜歡音樂上了一些課程的幼仔給大家帶來不少漂亮的音樂。給淺羽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的,有一名大概五六歲的小朋友,同時按下四五個琴鍵,他也能準確地辨別出音名;另外還有文工團退休的老伯伯,熟練了上百首經典老歌的鋼琴伴奏,雖然伴奏的手法相對單一,但是旁邊有愛好聲樂的阿姨一唱一和,竟也給整個華強北的街頭表演撐起半邊天。聽常來散步的人類說,這鋼琴在路邊擺了有約半年了;一開始沒什麼彈,後來漸漸地就有藝高膽大的人時不時來一上幾曲,後來漸漸地就成了每天的日常了。

六爪聯砸

不過這些鋼琴,雖然大多都有漂亮的塗裝,也磨損得很嚴重了,手感也不甚好。更別提這些鋼琴多半都有問題:有些鋼琴的踏板有問題,有的擊絃機有問題,還有一些則是制音器和柔音器都有損壞了。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淺羽也是沿着步行街走了一個來回,終於發現一架鋼琴手感能有立式鋼琴的平均水平、總體結構也沒有損壞。它的踏板雖然壞了兩個,但是最重要的延音踏板確實好的,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難得的狀態尚可的街頭鋼琴

其他小心思

有的朋友住在龍崗一帶,於是有幸見到了新的觀灡有軌電車。淺羽沒有去乘坐,因爲線路只有一條,並不合適。不過,淺羽聽說有軌電車車速很慢,並且看到它確實是需要等紅綠燈而沒有專用道路的。車體只有短短幾節車廂,而且都不長,由電力驅動。當然,深圳的大部分公交也已經是電力驅動或者液化天然氣驅動了。

在清湖地鐵站下偶遇進站的觀瀾有軌電車

淺羽還在深圳地鐵看到了銀聯閃付和二維碼過閘的普及,並且在深圳的全部地鐵行程上都使用了銀聯閃付,體驗與刷深圳通無疑,甚至比起淺羽的那枚異性深圳通要更好。不過,使用銀聯閃付搭乘深圳地鐵並沒有任何優惠,雖然只是幾毛錢,但還是感覺有些小心疼。

畢竟在深圳過了那麼多年,即使是久別重逢,仍然有從最心底洋溢出的那一點點溫馨。這裏在大家眼中是大都市,但對淺羽來說,它永遠都是記憶裏一個溫暖的小漁村。也許以後會回到這裏生活,也許會錯過這裏,去往更遠的異國他鄉。但無論如何,它承載了淺羽太多的故事,也是淺羽生命的一個重要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