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年第一關,返鄉過 2019 年的春節(前篇)

每年年關將近之時,跨年已經是年味十足,小年更加熱鬧,而大年就完全不用說了。但淺羽實在不喜歡過年、過春節,而且是對此有陰影了。看着身邊的人都熱烈地討論搶火車票、放假、返程的計劃,淺羽沒有一點想法,只是在思考農曆新年的幾天假期該怎麼獨自度過:玩遊戲、看書、練琴,也許還能寫一些什麼,總之就是安心當幾天宅女。然而因母上總是打電話專門提到車票、機票的事情,忽然心裏一軟就打算去看看了。

今年的年三十是 2 月 4 日。淺羽磨磨蹭蹭地,猶豫了好幾個月,才在週一買了年三十晚上的機票。早上打開電腦,找了一班時間合適、承飛信得過的航班,看着價格差不多就,也沒多想直接訂票了。優惠機票改退都很貴,不過那一瞬間的想法只是好像淺羽終於做了一件對的事情。

但是真正訂完票之後才知道心裏壓力有多大。淺羽從小長大的那個地方,既有令淺羽無比懷念的生活氣息和幸福回味,也有最灰暗的記憶。雖然迴避只是拖延時間的逃避,遲早都要面對現狀,但這樣一時的決定還是壓得淺羽喘不過氣來。偏偏這些事情,越想心裏越慌張,反而腦子一片空白,無法集中精力做任何事情。恰好前一天晚上又睡不好,只好抱着抱枕趴着休息;一閉上卻也隱隱約約看到各種各樣的回憶,雖然不清楚,但眼淚總是不爭氣地流下來。也許真的可能是 PTSD 了。

訂票的當天,最終什麼別的也沒有做。後來的幾天雖然稍微好一點,但是拖了好幾天才寫出來這篇日誌,也是因爲每每想寫點什麼,總是有些心浮氣躁、或者乾脆腦子一片空白。雖然每天起床的時間都和平時差不多,但總是頭疼、精神也不甚好。睡的時間雖然也和平時差不多,卻總是做噩夢,而且多數都和那段灰暗的時光或多或少有聯繫。這樣就陷入了一個睡不好——睏倦——想睡——睡不好的惡性循環,也許過完年就好些了吧。

從母上的隻言片語中,淺羽隱約感覺只是母上想讓淺羽回去,父上則不知道是嘴硬不說還是沒有想法——當然也有可能討厭現在的淺羽回去,並且可能會很生氣。淺羽一時間又不知道自己回去的選擇是否是正確的了。反正回家既不能穿小裙子,而且頭繩、手錶和其他各種飾品,就算可以繼續戴,也是要換款式的了。順帶考慮到自己的自由問題,還做了些額外的準備,並且計劃到達後再訂返程的機票。母上發的消息說「希望能爲父親想一想,面子上給他過得去」,這句話可以理解和操作的空間實在太多了。想想過去的幾年,淺羽勉強也能靠自己生活下來,大概如果不出什麼意外情況,其他的問題都好解決吧。

希望這個春節,大家都能「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真的能過一個好年吧。也祝大家新年順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