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 2019 年的第一個工作日

又是跨年的時刻,大家紛紛發出自己的 2018 年終總結。不過對淺羽來說,因爲生日剛好也在年末,所以爲了偷懶,每年生日的文章也當是對自己過去一年的努力和偷懶的總結;於是就不再在年末單獨發文了。

漫社跨年合宿

話又說回來,雖然元旦只是多放了一天假,但還是被稱作「小長假」;恰好動漫社有跨年合宿的活動,淺羽就去湊了熱鬧。不過,跨年的活動總是不很順利。合宿的孩子們都是「薛定諤的鴿子」,一羣人一會說要去一會說要咕結果最後關頭又說要去的,實在令人琢磨不透。出發的當天,在化妝的時候爪子一抖,還在一件很喜歡的毛衣上留下了口紅的印記。還好,頂着鴿子的壓力,和公告寫錯了的地點,淺羽最終還是拼到了車前往活動地點。

化妝的時候爪殘在衣服上畫了一道口紅

活動地點是荒郊野嶺的一幢獨棟別墅,兩層高還帶一個地下室;合宿的內容自然還是和往年一樣翻不出什麼新花樣。樓下的 KTV 的系統很迷人,網路用不了,自己放進去的歌曲居然還需要轉換爲 .mpg 格式;淺羽就在 KTV 和廚房間穿梭,做一會飯休息一會。令淺羽感動的是,這麼多次合宿了,第一次吃到晚餐: 合宿例行的咖喱是少不了的,這回是雞肉咖喱,並且搶到了白米飯;然後還包了餃子並且吃了幾個,可惜牛肉大蔥餡和茴香雞蛋餡都是淺羽不很喜歡的;然後饞了,看了看剩下的菜,還自己炒了一個黑胡椒雞柳杏鮑菇,這道因爲合自己的口味並且也簡單,所以吃起來覺得真香。可惜熱飯和熱菜沒有一起吃到,後來炒菜的時候搶到的白米飯已經涼了。

雖然合宿的別墅有地方可以洗澡,但是因爲沒有帶旅行裝的洗護,而且男生太多不方便,所以淺羽只是簡單地卸妝護膚之後就去佔了一張大床窩着。房間的燈似乎是壞的,沒有辦法穩定地亮着,所以淺羽用行動電話的補光燈和 Call 棒給自己營造了一圈溫暖的氛圍燈,然後就看書聊天,放鬆準備睡覺了。期間聽說一羣人在打女裝麻將,還聽說深夜廚房在持續供應夜宵;不過淺羽想玩的基本都滿足了,所以就繼續在床上窩着。別墅的暖氣開得很足,加上氣溫似乎有一些回升,整晚淺羽都感覺很暖和,而且前後爪沒有很冰涼,甚至睡前還在沉迷自拍。當然,發照片這種事情是不會存在的。

第二天照樣拼車去地鐵站回家。本來想着合宿的時候大概從凌晨一點睡到早上九點,應該會比較精神結果,還是沒有逃過貓化的命運,又從一點多睡到六點,晚上十一點多又困了,第二天早上睡到九點半……

有一點吐槽的是,像淺羽這樣半遊離的老人參加合宿實在是太費心了。本身有一個本部拼車群,然而入面全都是已經拼車滿人的了;淺羽問了一下還有沒有人拼車,結果被建議去大群問一下……然後合宿大群是很多人在討論數學分析的題目……另外還有一個做飯羣在討論合宿打遊戲……

更換新筆電

第一個工作日也剛好是淺羽試用期結束的日子,感覺說不上有驚無險,只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就順利結束了而已。上午是例行的沒有生產力,只是確認了一點筆電的提供情況。 聽 IT 說今年可能就不提供 X1 Carbon 而是換成 X280 或者 X290 了,嚇得淺羽趕緊申請了一臺 ThinkPad X1 Carbon 2018,再順爪要一個 Dock。其實,ThinkPad X270 尺寸更小,而且提供了內建的乙太網口,聽起來會更好用。不過到了 ThinkPad X280 也取消掉了這個設計,改爲配置與 ThinkPad X1 Carbon 一樣的 Type-C 接口,所以直接申請一臺用着算了。明天大概就可以拿到的新的筆電,所以這篇隨筆大概是最後一次用這臺 ThinkPad X1 Carbon 2016 寫的文章。

新年的願望

隨着新筆電來的也是新的一年,除掉各種點技能樹的願望,淺羽對自己最大的想法還是提升專注力。控制社交媒體、控制亂七八糟的閱讀;專心去做手上的事情,看願望單相關的資料,並關心更有應用價值的資訊。至於買買買之類的,雖然經過去年的瘋狂剁爪已經滿足了大部分的剛性需求和品質需求,但願望單上還有不少無緣「2018 完成」的項目,希望在「2019 完成」清單上看到新相機、新遊戲機和新裙子的身影吧。

2018 年全年,淺羽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了 74 篇各類記錄;希望 2019 年仍然能產生更多有價值的內容。

「做更溫柔、冷靜的更好的自己」,如果說新年有什麼願望的話,大概這就是其中之一吧。一年的時間真的能讓淺羽的生活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新年的一年,願淺羽生命中的這些雲翳,終會成就美麗的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