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舉辦一團混亂的年會

沉寂了好久沒有發過中文網誌,一面是因爲事情太多太忙,另一面是在準備年會的節目。按理來說,年會應該是在冬季最深的一月底舉行,然而這一財年不知道怎麼就提前到十二月了。通知來得突然,準備節目的時間就更加緊張了。

今年七月,淺羽就早早預訂好年會的節目是合成器伴奏加上小提琴的演出。因爲去年的年會,樂器演奏的效果並不理想,所以 Partner 事先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淺羽的合成器可以直接輸出音訊,但小提琴單獨依靠爲人聲準備的麥克風拾音的效果並不好,所以問公司的 IT 要了一套無線音訊的方案,結果因爲頻段對不上而作罷。思來想去,又覺得拖着十米的線纜演出不太好,索性在馬雲家找了國產的 SHURE 無線解決方案。

解決了拾音的大問題,還要解決返送。有舞臺經驗的大家都知道,在演出現場,因爲噪音、延遲等問題,返送是很重要的工具。淺羽詢問公司的籌備組,結果是「現場有監聽音箱(又叫返送音箱)」這麼一個不明就裏的答案;於是以防萬一,還是自己再準備了一套。去馬雲家翻翻,又入手一套白牌的、USB 供電的 UHF 音訊方案,帶 3.5mm TRRS 輸入介面,號稱 3ms 延遲。小提琴是聲學樂器,本身聲音就不小;Partner 的監聽只需要聽到來自淺羽合成器的伴奏就可以了,於是把 Phone Out 給了監聽。最後再找公司的 IT 要了一個山寨復刻大廠 Behringer 的調音台,淺羽用調音臺的 Phone / Monitor 監聽,就算是解決大問題了。

演出前一點微小的準備工作

在準備和排練的兩三個月裏,陸陸續續有其他樂器演出的小夥伴們找過來共享道具,於是準備的這麼多道具,拾音和無線解決方案都有共用;另一組演員的有線拾音,因爲線纜長度和其他的一些原因,最後也決定經過調音台一同輸出給現場混音。另外,出乎人意料的是,在另一個 Office 有演員準備了「鍵盤彈唱」的節目,並需要 X 型的琴架;淺羽的 Partner 猜測是因爲在家練琴的時候是放在桌子上的。淺羽留言詢問鍵盤的型號和大致重量,但並沒有回應;所以快到年會的時候,淺羽專門發了郵件詢問,得知對方會帶 Yamaha MOXF8,大約 14.9kg 重;淺羽本身決定演出琴是 Roland FA-08,本身有重 16.5kg,於是乾脆又再買了一把飛機架。不過最後考慮到因爲兩把琴的高度不一樣,不適合演奏,還可能會擋住臉,最後還是多帶了另一把琴架。

因爲公司的籌備工作人員也沒有實際去過舞臺,所以有很多工作還需要到現場之後思考、確認。爲此,淺羽和 Partner 還準備了一份 Checklist。

年會當天,淺羽穿着 Lolita 的襯衫就去了公司,還獲得了同事的一片驚歎和讚美。演出的道具已經提前打包收拾好,淺羽和 Partner 一共是背一個包、一把小提琴,搬一台鍵盤、一個凳子,再拉一個行李箱、搬兩把琴架。這麼多的行李,兩隻自然不可能自行搬完,所以從 Local Office 徵用了不少苦力。頂着嚴寒天,搬着約 20 公斤的道具,還是按時順利到達了現場。

帶器材排練,已經有很多的線纜了

到現場之後,舞臺已經搭建好了;但是混音和燈光還沒有到位。淺羽挑了靠近調音台的位置,先把器材搭建了起來,然後開始測試拾音、返送、調音,並且開始了自己單獨的熱身和彩排。結果進行到一半,淺羽自帶的器材突然沒有電源,只好暫停休息。回頭一看,舞臺上的搖頭燈已經不顯示地址碼了,耳光也沒有亮着;只剩下四組面光和追光在工作。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這一路電源超功率跳閘了,酒店方面同意重新拉電源,但不出人,又要求操作人員持有電工證;現場兩個燈光師,按理來說至少一人持證,結果都沒有。最後發現搭 LED 熒幕的 Vendor 持有電工證,於是打算讓他幫忙,結果燈光的 Vendor 遲遲又沒有把線纜送來,於是最後只好作罷。

溝通完調音和燈光之後,淺羽換了 Lolita 裙子,到處閒逛等待化妝。結果臺下的主持小哥哥小姐姐看到了,非要一起拍照,於是又花了半個多小時,凹各種姿勢拍照。等到快彩排的時候,才跟着主持人去找妝娘化了妝。順帶一提,今年的妝娘小姐姐挺不錯,聽說一天才收了 600CNY,給四個主持都化了妝、凹了髮型,又額外給淺羽打了底妝、眉線和口紅,而且用的都是挺不錯的化妝品,香味自然又透氣,並且不容易掉妝。

協助完另一個 Office 的同事搭建好器材、調好音,回到舞臺上已經是最後一次彩排了。兩首曲子原本進行得都挺順利,結果第二首曲子到最後的變奏副歌的時候,淺羽總覺得自己彈奏的音和聽到的聲音不一樣,又覺得自己的監聽和舞臺音響放出來的不一致,就直接掐掉了演奏。仔細一聽,Vendor 居然開始調試起點歌機了,直接干擾了樂器演出,鬧得很不愉快。想着反正調音基本沒問題了,於是就不再繼續彩排,直接等正式演出了。

彩排完成後定型的舞臺位

入場開始,出去閒逛的時候又遇到了同組同事,她們(沒錯,妹子比漢子多很多)再次對 Lolita 裝扮的淺羽嘖嘖驚歎,於是又被按在入場門口拍了好多照片。然而和幾十個人的這麼多的合影,一個週末了,淺羽一張都沒看到。臨到上臺了,主持人報幕完之後,淺羽戴上貓兒髮飾,挺直腰走了上去,開始演奏。演出的燈光比較詭異,加上緊張,所以彈錯了一些音,甚至連最後結尾的風琴也彈錯了,掛奏還弄出了水泡;不過中間大段和絃的時候,擡頭看了下面,發現大家都是埋頭吃飯或者祝酒,大概也就不那麼在意演出了。稀稀拉拉的掌聲也多少證明了這點,所以也就沒那麼在意了。

下臺之後反而心裏特別輕鬆,也終於不用擔心妝化了,開始大吃大喝。桌上肉菜不少,淺羽也吃了很多牛肉粒和豬肘,還吃了大半條魚。桌上的紅酒也喝了不少, 後來看到組裏的 Visitor 和同事在後面喝捷克產啤酒聊天,淺羽也過去湊了一下熱鬧,還嚐到據說是捷克當地人特別喜歡的 Becherovka Liqueur。這酒比較烈,但是甜甜的草本味道,讓淺羽愛不釋口;不過已經喝了不少紅酒,加上吃糖不太好喝酒,所以也就喝了小半杯。外國同事還試圖教會淺羽發出捷克語的「Becherovka」的讀音,學了好久也沒有掌握發出小舌音的真諦;倒是和他聊了不少當地的飲食文化。

晚上九點半,年會接近了尾聲,淺羽和 Partner 匆忙地開始收拾東西,還特意叮囑班車多等待我們一會。最後因爲同事主動提供苦力,總算是輕鬆了不少,進度也大大加快。返回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淺羽和 Partner 放好器材,各自收拾回家了。

實話說,第一次作爲演員,淺羽覺得今年的年會槽點還是非常不少的。從突然提前的安排,到功率不夠也沒有辦法的燈光、流程混亂的混音,都實在讓淺羽感到組織力缺乏。不過,總的來說,雖然很累,但淺羽玩得還是挺開心的。另外,抽獎環節,淺羽還中了一個三等獎;雖然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獎品,但是換算下來相當於 30 斤大米,也算是個小驚喜吧。明年的年會,淺羽有些想跳舞,想找另一個可愛的小姐姐跳雙人舞;不過看到今年的其他節目,又很擔心同事跳舞不用力,軟趴趴的。但這都是後話了。

話說,去年年會的時候,好像立了個 Flag,說是「明年要穿 Lolita 小裙子參加年會」來着?今年不僅穿了 Lolita,還上臺演出了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