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 | 再見,如果你不那麼 Pro:紅米 Redmi K40 Pro 一年經驗談

如果是 K40 代表的是極致的 C/P 值,對比之下 K40 Pro 就顯得有些尷尬了。背負了 Pro 之名的它既要做得更好、卻處處受限於品牌定位不能做到最好。這種「帶着鐐銬跳舞」的做法,不但考驗着廠牌如何做取捨,更考驗用家如何說服自己去接受一些不完美。也許想真正接受這樣的不完美,只有把付出的代價和期望都降低——比如,如果 K40 Pro 沒有那麼 Pro。

斷捨離 | 索尼 SONY Xperia 1

2019 年 6 月 23 日,浅羽在 SONY Store 拿到了 Xperia 1,並帶着她完成了一週深圳、香港之旅。
2020 年 7 月 9 日,「這保護得,成色沒什麼可說的了」,一個陌生人類帶走了她;終究 Xperia 1 還是沒能成爲留下的那一個。但這一切都不是因爲 Xperia 1 不夠好;恰恰相反,她才是樣樣 80 分的那一個。可是縱使其他「旗艦」平均 70 分,但凡有一項拿到 95 分,就足以使 Xperia 1 沒有那麼引人注目。

斷捨離 | 紀念 iPad Air 2 君

既然「斷捨離」就找個理由。聊 Telegram 只有 iPad 能做嗎?不是,甚至 iPad 還不是體驗最好的那一個。所以 iPad 至此,已經對淺羽沒有太實際的用處,更遑論更新換代了。唯一不下的,大概只有玩音樂遊戲的低延遲體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