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 | 索尼 SONY Xperia 1

2019 年 6 月 23 日,浅羽在 SONY Store 拿到了 Xperia 1,並帶着她完成了一週深圳、香港之旅。
2020 年 7 月 9 日,「這保護得,成色沒什麼可說的了」,一個陌生人類帶走了她;終究 Xperia 1 還是沒能成爲留下的那一個。但這一切都不是因爲 Xperia 1 不夠好;恰恰相反,她才是樣樣 80 分的那一個。可是縱使其他「旗艦」平均 70 分,但凡有一項拿到 95 分,就足以使 Xperia 1 沒有那麼引人注目。

小米品牌售後:失望和迷惑的綜合體

一天之內被小米不同地區的售後氣到兩次,這表現和山寨品牌是無異了。原本以爲以小米多年的經營,網路上遇到的售後問題還不在多數,結果卻大失所望。售後本就是面對客戶的行業,即便是該維修的都維修好了,把相關的細節也做好不是很正常的要求嗎?僅僅一天內, 浅羽就對小米的售後刮目相看。

持證上崗,開始兩年性別認同障礙觀察之旅

一直說要去北醫六院找叢老爺子聊一聊性別認同,但是當時窮得說不出話。等到決心去看的時候,叢老爺子卻在接診的時候被反社會患者送上了病牀。這一停診就是好幾個月,好在也不是沒有別的醫師可開出性別認同障礙的診斷。睡前無聊亂翻,發現唐宏宇醫師還有一個特需號,幾經糾結後,狠心花了 CNY 500 掛號。
(後面還有:問診、檢查結果、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