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 日常 / 流水帳

契約與尷尬的處境

因為性別浅羽看開了很多事,或者說自暴自棄了。從某些方面來講浅羽很矛盾:浅羽既是固有的性別觀念的受害者,同時也是支持者;反過來,支持它也使浅羽受害。而面對這些,浅羽也很窘迫:當浅羽無視它的時候,他人卻說浅羽逃避;當浅羽遵守它的時候,人們又說浅羽叛逆。所以在這個社會,像浅羽這樣的存在,最好的生活方式是享受所有的感情,但不要承認任何的關係。這樣是最好的。當浅羽和社會有了越來越多的契約,浅羽就被限制了追求浅羽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者說,無法去過任何與社會看法相抵觸的生活。

浅羽是如此,又何嘗只是浅羽呢。所以萬千藥娘,如果能有幸走出家門,有幸不在風雨中飄搖,她們亦會躲避和遠離社會:餐松飲澗也罷,委身於人也好,也許都是注定逃不掉的代價。

不過,現有的固化性別觀念一旦被打破,那麼愛、恨、感情、婚姻、契約……這些概念都要重新去思考。假如有了感情,卻是靠契約維持的。它支持的是「從前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結果反而引來了控制慾、不安全感;而這個契約本身要去靠另一個契約維持,結果就是會陷入無盡的束縛。

浅羽跟自己約好的,浅羽不會去進入順性別的家庭。大概,因爲浅羽的存在本身也只是在浪費別人時間而已,目的也僅僅是讓浅羽自己能感到不那麼孤獨……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