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順利的藥娘證二號證與坎坷的未來

從約四個月前考到藥娘證之後,本來淺羽已經對去找醫師開證明不是很感興趣了。不過,因爲已經滿足兩次間隔一個月以上的條件,加上去找劉燁醫師時因爲沒有假條,只能做各類檢查而不能拿到處方,所以就打算去考第二次,並且順帶開一張病假條。因爲前段時間剛剛有兩個孩子都找叢中開到了證明,所以淺羽這次也決定找叢中:一來叢中醫師在性別焦慮方面的診斷很出名;二來也是換一個醫師,可以多瞭解醫院對性別認同問題的態度和政策。

掛號可以在 114 或者支付寶上操作,淺羽用的是支付寶,會提前兩天在早上 9:00 時放號源。因爲淺羽貪睡,而叢中醫師的號又極爲搶手,所以前兩年的時候試過幾次,一直沒有掛上號。這次因爲想預約週三下午叢中醫師的專家號,特意訂了週一早上八點多的鬧鐘,並且叮囑好幾隻九點前務必弄醒淺羽。結果當週一當天早上並沒有需要人類叫醒,靠鬧鐘就醒了;然而還有半個多小時才到九點,卻又不敢睡回籠覺,於是看着表硬生生地等到了九點整。結果真是出人意料:不但搶到了,而且就診序號是 1 號,也就是淺羽是第一個掛上號的。

第一次這麼考前

週三下午到達六院,因爲「系統升級」的原因,支付寶掛號還需要先去一樓掛號窗口打印掛號發票。雖然已經下午一點半之後了,但好在人也不是很多,雖然淺羽在的隊伍前面有兩個人類辦理得很慢很慢,但排隊也只是花了十分鐘左右。打印好發票之後,直接到二樓的專家門診分診臺出示電子號條即可,打印出的發票其實並沒有用上。因爲就診序號是 1 號,所以分診之後被加在了等候序列的最前。分診的過程中,因爲要給病歷本蓋章,所以護士照例是要詢問一下的:

護士「來過嗎?」
護士「有病歷本嗎?」
護士「三院六院都有啊。」
淺羽「…😂」
淺羽「三院六院不是離得近嘛。」

來自一位好像看穿了什麼的護士

叢中醫師的形象和官網上的圖片一模一樣,可能是淺羽見過的資料照片和真人最接近的醫師。他說話的聲音有些低沉但不虛弱,語速比較慢。進門的時候淺羽說了一聲「您好」,叢中醫師問「是第一次來嗎」「來是要解決什麼問題」,淺羽就把病歷本遞過去給他看了。叢中醫師簡單跟淺羽解釋了開到手術證明的需求之後,就一直在提問,淺羽在回答。他提的問題不多,都是很普通的問題:

  • 「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是女生的?」
  • 「對發育的時候的男性特徵有什麼看法?」
  • 「什麼時候開始想手術改變自己的身體?」
  • 「什麼時候開始服用激素?」
  • 「有沒有戀愛經驗?」
  • 「性幻想裏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

因爲問題都太常規而且太直接,所以淺羽也只是直說,都是短短的回答。整個問答的過程也就五六分鐘,叢中醫師除了提問之外和聆聽回答之外,並沒有追問,只是不停地打字記錄;而旁邊坐着兩隻應該都是真娘的妹子,可能都是叢中醫師的學生,都一言不發,只是在不停地紙筆記錄。問完這麼一串問題,叢中醫師也沒有再提問,淺羽也沒有多說什麼。他打字速度並不快,過了大概五分鐘,他似乎終於記錄完了,並問淺羽是否需要開病假條進行激素治療。這是淺羽這次來的一個目的,所以當然就回答需要了。很快病歷和假條都打印好,淺羽又追問了一下「病歷是否對公共場合認證不符有幫助」,叢中醫師認爲「沒什麼太大幫助」。拿着病假條到分診臺蓋個章,整個就診流程就算結束了,從叫號碼起算,前後才二十分鐘

令淺羽感到有些迷惑的是,叢中醫師給出的手術證明條件中,除了兩年觀察期和染色體檢查證明之外,還需要由三位醫師開出診斷證明,並且在最後一次就診時有任意一位家長陪同。這樣的說法,和唐宏宇醫師給出的信息不一致,並且需要家長陪同的條件,也可能會導致矛盾的激化和不可控。因此,未來並不迷茫,卻突然變得坎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