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不需要在乎意義

週末的時候,北京同志中心組織了一場跨性別聚會,邀請大家一起在北同吃火鍋。本身遇到這種活動,淺羽其實是想去的;但是又因爲是 trans 聚會,害怕去到之後導致心情不好甚至直接陷進抑鬱,所以一直在猶豫是否報名。最終等到下定決心包名的時候,網頁卻已經提醒「報名人數已滿」,無法再報名了。

這下不用煩心去不去參加了。但即使是這一次不會再有煩惱,可如果之後還有類似的事情呢?因爲 trans 很多,害怕看到別人,和別人比較,而感到自卑——這並不是這次去不去、以後去不去就能解決的問題。羨慕別人比自己更好看、羨慕別人在國外讀書等諸如此類的問題,總是能很輕易地讓淺羽難過。本質上,這其實都是對自己現狀的不滿吧。但還是老問題:如此追問下去,很容易開始無盡地比較,而不停地往上比,總會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說,「吃糖還不如別人不吃糖漂亮」,吃糖似乎就很沒有意義;「藥娘還不如男孩子身嬌腰柔」,那麼爲了尋求所謂的社會認同之類的而成爲藥娘,還不如靠天賦,顯得也很沒有意義;至於和別的取得了更多成就的人類比較,那麼也許已經經歷的許多都沒有意義,乃至生命都沒有意義了。

——雖然從成就的角度看,這些或許真的沒有意義。「不是所有的比較都有意義的」,淺羽只能如此提示自己。

並且,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追求一個「意義」。就算問最終極的問題,而答案確是「沒有意義」,但「存在」本身,不正是探求這個答案的過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