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之隔的夢境與生活

Posted on

又抑鬱了一天,而原因只是一場噩夢。

好久,好久沒有抑鬱了,甚至一度都以爲自己的抑鬱已經痊癒了。但是內心的最深處知道,那只是自己騙自己吧。明明是陽光很好的一天,夏天的末尾,不算酷暑卻依然炎熱;但印象裏,卻只是一個清冷的下午。

和家裏的關係終究還是沒有好太多,倒也沒有繼續差下去。可是這噩夢,偏偏就是夢到了家人的離世,早上十點,從夢中哭醒。

哭醒……好久沒有這樣的體驗了……

上一次這樣,還是快半年前的事情呢。那時候,也是和家裏吵得不可開交,又剛剛經濟獨立,也面臨着畢業的壓力,整隻都近乎崩潰了。好在一切都還算順利,倒是有近半年不再這麼難受過。

忍着哭,強迫自己走出了門,去吃了午餐;又迎着下午的陽光,去了公司,開始一點點做雖然不緊急但是一直壓在手頭的事情。公司一如所料地冷清,只有裝修的工人在到處打掃。因爲幾乎沒有人來,所以燈光也開得很稀疏,甚至於稍晚一些後,辦公室已經很黑暗了。但淺羽終究沒有去打開燈,因爲覺得這樣的安靜和悠閒,實在是珍貴而難得一見了。間斷地聽了一會歌,心情竟然也平復了不少。

也許最真實的想法,淺羽根本放不下家人;終究是逃不過這最深的羈絆。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呢?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