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不出的徹底改變的一步

Posted on

趁着心情好,寫點難過的東西吧。

爲什麼要在心情好的時候寫難過的東西?因爲淺羽多少還是有點抑鬱吧。雖然已經過了那個動不動就想要結束生命的時候,其實也只是每一天都在努力地給自己找一個理由活下去。所以大概也因爲是有機會離想要的生活更近一步,而遠離了父母,所以抑鬱也不容易被挑起來。

可是還是不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哪裏。

高中的時候我們經常說一句話,「未來不是我們要到的地方,未來是我們要創造的地方」。這句話在我心裏的地位,甚至比於校訓了。然而未來要如何創造,沒人解釋,不得而知。站在畢業和工作的邊緣,生活變得前所未有地單純,卻仍然找不到未來的方向。可是未來畢竟不是路,不是走多了就會有的啊。該怎麼辦?

淺羽認識的一隻孩子,半個月沒見到消息,突然間現在已經完成 SRS 了。「終於糾正了從出生開始的錯誤」什麼的,在淺羽看來卻要付出太嚴重的代價。淺羽羨慕的大概不是「當女孩子」本身,因爲現在的手術,也並不能讓淺羽真正地去做一個女孩子,只是幫助獲得社會的認同罷了。也許淺羽更羨慕和追求的是對生活的掌控。

有的時候,真是更希望父母對淺羽決絕一點啊。也許放棄掉他們,又可以少一點重新開始生活的負擔了。可是做不到;他們無法做到完全放棄淺羽,正如淺羽無法做到完全忘記他們一樣。「不應該用自己的痛苦去換別人的滿足和虛榮」,可是他們想要的是「虛榮」嗎?逼着自己去相信這點,又似乎違反了自己的善良,顯得過於自私。如是反覆,無從跳脫。

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淺羽大概,做不到。

那個手術,也許也只會停留在規劃上。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