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與知識

Posted on

文章寫於 2016 年,整理資料時發現,遂錄入供存檔。與原文少有出入。觀點偏頗,煩勿見怪。

老一輩的人喜歡把「學知識」叫做「學文化」。放在今天看,好像不太對。
看過一期非誠勿擾,男生在最後提問,「若有一千萬美金,你會做什麼?」最後因爲兩位女生的回答都沒有回饋社會的部分,包括自己的心動女生在內,他都毅然拒絕。他說,「爲人民服務是必須的,最重要的」。他還引用了哈佛的校訓。
這位牛津學士、哈佛碩士、伯克利博士,還在踐行着哈佛校訓;這校訓,決不是哈佛所傳授的「知識」,而是每一個合格的哈佛人的一份信仰、傳承,是哈佛校園的文化。在這個校園裏所學得的知識,也許在其他校園裏也有教授,並分「別無分號」;但傳承的文化,則是獨一無二的,也是受益一生的寶貴財富。
我們常說科學無國界,而科學家是有國界的;這背後並非知識的不同,而是文化的差異。是看火藥在中國人手裏是煙花爆竹,在外夷之境便有了火銃炸藥,這其中知識差距有多大呢?我們不會因爲金髮碧眼而斷定一個人是美國人而非英國人,也不會因爲一個人有碩士學位便是中國人、沒有便是日本人。真正重要的是文化的差距。
現如今,重視自身文化的學校並不多見。大家都在大呼「創新」「務實」,以這兩者做校訓的學校,有好事者統計竟數十所;其他的也不乏「誠信」「求真」等口號。這簡直是做人的基本準則的,大多也只流於形式化,哪裏有什麼「文化」?每天創新,連自己的傳承都忘掉了。除了名校學子,可能因爲學校聲譽之外,尚多少有些認同感。而淺羽的高中,在文化傳承方面就很出色。淺羽至今記得它的校訓:「致力於培養個性鮮明、充滿自信、敢於負責,具有思想力、領導力和創造力的接觸公民。」一年一屆的學長團不斷在傳承、傳播這個思想了;一屆一屆的議會、委員、代表參與的民主,這些都不是知識,而是文化。
現今國家,文化的傳承重新提上日程。在全球化的今天,國家不是不可從西方學習。國家引進人才、技術、模式,叫做「洋爲中用」,只要不丟了文化傳承,誰敢說這是「全盤西化」?歸根到底,文化才是區別人與人、國與國、民族與民族的標準。因此,西方目前很重視文化產業的出口、意識形態的出口。而國家唯一的解,只有傳承、傳播開我們的文化,與其他文化正面較量。以中華上千年的積澱來說,未來是大有看頭的。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