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買了一把櫻花傘

在被烈日曬了幾天之後,作爲「櫻花狂魔」的淺羽,感覺到防曬霜的漸漸不支,又買了一把櫻花傘。一把黑膠陽傘,這個夏天就靠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