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夢裏沒有我在乎的人

Posted on

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紙喵和桐枝一起出去旅遊。很多的細節我不太記得了,記得我出門匆忙沒帶相機,借用紙喵的相機,她竟然也用的不是一直在用的無反。半路的時候,紙喵又說有事要先走,就離開了。後面的夢或許是沒有繼續,或許是情節想不起來了;總之,紙喵已經不在故事裏了,也沒有記起來的必要了。大概就是因爲半個多月了,紙喵沒有回我的消息,也不接電話,甚至有的時候還是關機的。

半個月前,因爲不願被母上責怪傘、卡包之類的「女孩子的東西」,我不再經常回家,只是偶爾回去睡一晚。這最後導致母上的爆發,並且在得知我仍在吃糖和已有工作之後,決定結束對我的一切支持。她不斷地指責我「愚蠢」「毀了一個家庭」「心裏只有自己」。我其實心裏非常的委屈——我若是真的不在乎,那反倒要好了。

偏偏是,我在乎的人太多了,還在乎自己。

那幾天我哭得很久,不多,就是久。也不鬧,就是自己在牀上,在沙發上,地板上,窗臺上,各種地方發着呆,任由淚水一道一道地流。我和自己說,我在乎的人都不願意要我了,我又何必在乎這個世界呢?那些天大家過得似乎都不太好,到了冬天大概天氣冷了心也跟着寒。先是之前住在一起的一隻藥娘姐姐也和家裏大吵一架,現在已經搬出去了;接着是看到不同的人放棄了所有,只求在另一個世界能幸福;最後是輪到我自己了。我們生來是爲贖罪還是爲了歡樂?我們學着和千千萬萬的人交流,但是真正的互通心意卻是看命:你以爲你在乎的人,他甚至覺得你心裏一點都沒有他!所以我們祈求着能有知己,所以我們祝福每一對戀人,我們羨慕着能靠一個眼神就看懂相互的人。

最可怕的並不是夢裏沒有我在乎的人,而是他們本來在我身邊,可是都消失了。

你們回來吧。

我撐不下去了。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