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抑鬱的夜晚

Posted on

我其實每天都在害怕
不是工作
沒有工作我最多會餓死
但是有比死更讓我害怕很多的事
死對我來說,可能真的是一種解脫了
我做過的選擇
它們會不會讓我離想要的
越來越遠
很久很久了
我想要的
都一點一點實現了
只有一件事情除外
大概吧
我不知道到底到什麼程度我才可以接受
我是太貪心了
我知道吃糖不會有什麼變化的
再怎麼有變化,也逃不出男孩子的框架
你聽過鹿港小鎮嗎?
人們得到他們想要的卻又失去他們擁有的
所以說
我太貪心
我本來已經在準備出國了
本來也有在網研院找老師
本來
我一點都不在乎幾天才能吃一餐
但是我很在乎親手毀掉了自己的未來
毀掉了自己活下去的目標
我很討厭不能預見的未來
也很討厭自己
真的
很討厭自己
現在沒有人有辦法對抗基因
我把自己的心裡填得很滿
因為放不下笈川家和櫻川家的人,我不會死
但是如果哪一天
我真的把你們都放下了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