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对你伤害最大的一件事是什么?

Posted on

無 GID 診斷,吃糖兩個月,CP 已有 GID 診斷未開具 HRT 處方未接受心理負擔,吃糖四個月,雙雙被家裡發現。接下來只說自己遇到的情況。
父母首先以傷身體為由要求我停藥,停了。接下控制經濟並收走了身份證件。緊接著開始做思想工作,以即使 SRS 也無法生育、男孩子比女孩子更容易生存、不是社會主流等理由拒絕接受我做一個女孩子的想法。另外,由於父上是潮汕一帶人,家族觀念、男女觀念非常乃們懂得,更加不會接受兒子成為女兒。
在對話的過程中,還用「人妖」「不男不女」之類的詞彙…我聽著這些說我自己的詞委屈而氣憤,但是還是盡力保持平靜,並且盡力解釋 GID。但他們始終認為我不是那樣的人,理由是我小時候的表現一直都很男孩子(我的很多現實中的好友也這麼認為就是了…)。另外,由於吃糖前後同時接觸了一些女裝群體、藥娘群體,他們認為我受到了心理暗示才會認為自己是一個女孩子,並且把吃糖、女裝和一些他們所謂「沒有底線、見不得人的性需求」聯繫起來。不接受 GID 診斷,只要求做一個男孩子的樣子,和一個女孩子結婚生子。
談崩了之後很傷心,每天躲在房子裡和老婆聊天,他們也很生氣,繼續找我談話,特別是父上的談話用詞非常鋒利,直接把我逼到離家。結果因為某些原因計劃被發現,抓回家裡軟禁,收掉了全部在身上的東西,隨身的小包也被收走。女裝、糖等等被扔掉,和老婆買的一對的卡包和一些有意義的東西也被扔了,所有的現金、銀行卡、儲值卡、證件被「代管」,電腦、平板、手機、電子書等所有電子產品被收,斷絕和外界的一切聯繫,出門必須有人跟著。我的心理趨近崩潰了,又沒有任何人可以交流,一度想要離開這個世界,但是那時候連死都做不到。學校方面因為抑鬱且有自殺傾向要求我休學,期末考試也沒有考需要補,家裡覺得我如果「走不出來」的話學業也不是最重要的,回歸「社會主流」做一個「正正當當」的人最重要。
這些事情中間還有其他的一些因素讓整件事情變得糟糕和複雜。但是,父母只是一味地認為吃糖傷身體,希望我回歸「社會主流」。他們按照他們的方式來理解、愛護、幫助我,卻恰恰成為了我最大的噩夢。我不怨恨他們,也能夠理解他們,同時感謝他們,但從此我們就徹底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只是他們永遠不會把我掃地出門,不會看我也無法自私到全然不顧他們。
因為不是他們的錯,也不是我們的錯,Les/Trans 在這個社會生存的難度本身就比一般人高,而作為一個正常的男孩子我可以有至少不低於一線城市平均水平的生活。「他們也是為我好」,但是不等於我受到的傷害可以被原諒,更不等於沒有我沒有受到傷害。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