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药娘,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Posted on

想過,尤其是在決定吃糖的那一刻。
而且還是無證吃糖,吃死了算誰的。
感情問題,可遇不可求。無解。有過女朋友,不過始終覺得不是我想要的,後來才意識到是因爲性別認同的問題。自己的話其實能接受原生真娘,但是人家接不接受最真實的我又是另一個問題。也能接受藥娘(參考簡介),也能接受男孩子(當然不是毫無要求)。想象中回到家應該是暖暖的有另一個人的陪伴和關心。自己是願意去照顧人的,但是還是渴望被喜歡的人呵護的感覺。
工作問題,沒想過。自己的專業還算是藥娘友好的,而且相信自己有一技之長還是可以維持生計的(沒有考慮生活質量)。不過考慮到所在城市的物價,也許不會有順從現實性別的生活質量,這是吃糖前的一個考慮點。
衰老問題,如同正常人吧。不吃糖,生活質量也未必會好。其實更多的時候覺得自己活不到那個時候,就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結束生命了。
自我追求,精力花在改變生理性別上更多是迫於主流認知的無奈。偶爾覺得做男孩子也沒什麼不好。也許最棒的情況是,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只限定在生理上,至於是溫柔可愛、陽光帥氣、羞澀靦腆還是落落大方就交給一個人的性格吧,等到我不是我的性別的那一天大概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吧。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