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裏的夢見

Posted on

旅者迷路了,在這片瀰漫著薄霧的森林裏。

他很後悔自己輕易地被這樣茂密的森林吸引,只因為暼到它黃昏時流光溢彩的晚霞,就在沒有充足準備的情況下一個人來到了這裏。

早已失去方向感的他走著,好像看到了一座小木屋。有人在這裏,他想。那房子並不太大,更不能說怎麼華麗。但那一道道木紋,規整的搭建給了旅者最好的安慰。即使木屋離他並不遙遠,旅者還是加快了步伐。越接近木屋,旅者越能感到一種真實的存在感和幸運感。

有人嗎,他敲門。

沒有人回答,但木屋的門並沒有關上,僅僅虛掩著,門隨著它的敲打輕輕被打開。他猶豫了一下走到了屋裡。並沒有他想象的簡陋,房子的客廳還有些許現代感。

起碼這兒有電,是現代人住在這裏,他想。

他轉頭,看到客廳的書架擺滿了一排排書。他走過去,輕輕嗅著混合了油墨味道和森林氣息的香味,撫摸著這些書,竟然是現代科技和人文科學的書籍各佔一半。

他已經完全明白這兒的主人是什麽樣的人了——多麼懂得享受生活的,一個寧靜,平和而喜歡思考的人,才會跑到這種地方看書呢。

窗外下起淅淅瀝瀝的雨,把香味沖淡了一些,卻意外地帶來了一些食材的香味。

魚湯,他默默咽了一下口水。他想起在來時的路上似乎真的有一片湖,藍藍的湖,清澈的湖,泛著粼粼波光的湖。他轉身,順著味道進了小小的廚房,一鍋正在熬著的魚湯散發著誘人的味道。小桌子上放著幾片多孔的小麥麪包,再旁邊是一瓶葡萄酒和一對杯子。

旅者真的餓了,他忍不住拿起一片麪包放進嘴裡。雖然已經涼了,新鮮麪包的柔軟和鮮香還是在他嘴裡瀰漫開來。隨身攜帶的水也喝完了,於是他給自己斟了半杯酒,然後貪婪地在漸暗的黃昏中享受起他的晚餐。

他想找點紙張,給這兒的主人寫點什麼,為他的擅闖和擅動道歉並表達謝意。他四處走動,最後走到了臥室。一張床靠著一個角落放著,床邊有一個小小的床頭櫃,疊放著一些攤開了的略有些折角的書,也有各種各樣的CD。被子隨意地在床上攤著,枕頭錯著放,床頭掛滿了中國結。他在一張堆滿信紙的桌子上找了一張空白的紙,抬頭卻看到一張地圖,於是又拿了一張紙,記錄下地圖,整理好行囊,準備離開。

在門外淡淡的夕陽中,旅者似乎看到了什麼。有兩個人並排走著,慢慢走著。他們停下來,像是在說些什麼。他們懷裡的貓,一隻跳到地上,一隻爬到了男孩子的肩頭。黑暗中,兩人的剪影慢慢靠近,接觸,相融。旅者有些發懵,他揉了揉眼,只看到男孩子從後面環抱住女孩子,往木屋的方向走去。

魚湯的熱氣已經冒出窗外,旅者吸吸鼻子,抬頭望去,他看到了晚霞。流光溢彩,一條條細密地排列開,像羽毛豐滿的翅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